心理咨询师 王景
 资深心理咨询师 王浩平
 心理咨询师 黎宪
 心理咨询专家 郝小红
 心理咨询师 孙剑寒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百科 >> 心理探秘 >> 阅读文章

恐惧艾滋病的心理分析


来源:郝医生爱心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2-01-21 查看次数:

小齐个子不高,神情沮丧地坐在我的对面。他不用我们为他准备的一次性喝水杯,手里总是转动着一瓶矿泉水饮料。

小齐说,如果他自己承担内心的苦痛,也许他会疯掉,找到我不是找寻什么帮助,而是找寻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度过最后的日子。

小齐的声音很低沉,清秀的脸庞很年轻。他说,我只有25岁,人生还没有经历就要结束。他始终低着头,一切好似说给自己听。

小齐说,每天夜里他都无法睡觉,只是静静等待死神的降临。而他想的最多的就是他走了,他的父母该怎么办?于是,他会偷偷地哭,会泣不成声。

面对一个生命垂危的人,语言已经很无力,而我的眼里除了涌出的泪水,也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我鼓励他说:在最艰难的日子和家人去沟通,可以获得支持和帮助,会减缓一些痛苦。

小齐说:我不知道怎么和他们开口。因为这个病是无法说出口的。

迅速地,我在脑海里搜寻可以夺去生命的而无法像亲人去坦白的疾病,我想到了很多人因为恐惧艾滋病来到我这里做心理治疗。

小齐说:这个病很可怕。短短几天,我的喉咙开始痛,我开始发低烧。我清楚地知道这个病情的最后发展。

听到小齐描述的症状,我已经知道,这是艾滋病的早期症状。

我说:你已经被诊断了吗?

小齐终于抬起头来和我说:结果还要两个月才出来。

我说:医生给你诊断什么呢?

小齐说:医生没有给我诊断,只是说要等结果。而我知道,我已经身患绝症。

我小心地询问:你认为自己患有什么绝症呢?

小齐用英文给我回答:AIDS。就是艾滋病。

突然,我的心轻松起来。面前这个男孩还没有完全得到确诊,只是在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

我告诉他,我接待过很多说自己得了艾滋病,或者恐惧艾滋病的人。其实,最后都没有事情。至少我的案子里还没有艾滋病的患者。更多的时候,人们只是恐惧和担心而已。

小齐说:我也这样告诉自己,可不是这样。这几天的持续的低烧,难道不是证据吗?

我说:低烧并不只是意味着是艾滋病病毒的影响,还有很多原因。

小齐说: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从来我都不会发烧的,从来我的喉咙都不痛的。

我说:我不是安慰你,只是用事实在说话。

小齐忽然很生气:事实?事实就是我持续的发烧喉咙痛。

我笑着说:好吧,既然你一定这样认为。我尊重你认为的事实。

小齐说:我查阅过很多艾滋病的资料,我知道的。我也想告诉自己,这是自己吓唬自己,可是我说服不了自己。我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付出了生命。

小齐说到这里,有了很久的沉默,我看到他深深做呼吸。

我说,既然你来找我,那么我们需要理性地分析分析。好吗?我可以做你倾诉的朋友,但是我也要帮助你理性地来认识自己目前的心理状况。

我说:既然你知道艾滋病资料,你必定知道它的传染途径,对吗?你有献血,或者高危性行为吗?

小齐说:我知道自己怎么得的。我是有高危的性行为。

接着的询问,小齐的回答有些局促不安。他有些想回避,说能不能不谈。

我说:你介意我是个女性,对吗?

小齐说:我从来没有和人说过我的这些事情,我自己都觉得很罪恶和恶心。

我说:不用担心,我研究过很多男性的性心理和女性的性心理。当我们对自己的心理有所了解的时候,就会更好地来面对了。一个人的欲望不是罪恶,是美好的。只是方式会引发不同的感受,所以我们需要正确面对这个问题。

小齐点点头,终于慢慢地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小齐从来都没有女朋友,也没有过性经历。对于他来说,自慰都是罪恶的。小齐对性的认识很模糊的,对异性的认识更是一片空白。小齐和朋友们聊天的时候,有人就会笑话他还是个处男,小齐感到很沮丧,虽然他也拥有着这个年纪所该有的强烈欲望,甚至性的冲动。

小齐的工作表现很好,很得领导的赏识。在他胜任新的职位时,他很欣慰。那天朋友们一起为他庆祝。最好的朋友在他耳边悄悄地说着给他一个惊喜,给他找了一个女孩,其他不用他管。

小齐的内心很矛盾,朋友确实对他很好。而他自己却不能接受和一个陌生女人在一起。他说,那时,他又渴望,又害怕。但最终还是和女孩到了宾馆。

小齐在女孩面前很局促,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女孩很热情,也很老练。一步步引导着小齐靠近自己,抚摸自己。他说,自己的很多第一次就在那天开始了。第一次和女人来宾馆,第一次和一个女孩亲吻,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一个女孩,第一次真实地看到一个女人的裸体,第一次和女孩睡在一起。

小齐虽然很被动,却逐渐地渴望着进一步。女孩拿出避孕套给他。他也是手脚忙乱地戴上,可他在靠近女孩的一瞬间,就不行了。他们最终也没有完成整个性爱,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因为只是第一次。在他卸下避孕套时,他发现避孕套破漏了。

回到家后,小齐的心情从开始的兴奋到冷静。他感觉自己很可怕,很罪恶,自己很脏。于是,他不断清洗自己,洗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他就感觉自己喉咙有点痛。他没有多大在意。工作的时候,他偶然翻到一张报纸上说关于艾滋病的防护。他突然地紧张起来,于是他开始翻阅大量的资料,所有关于艾滋病的文件和信息。到了第三天,他发现自己浑身发烫。他急忙到了医院,自己在发烧。于是他更加证实自己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

后来的一个月,他跑遍了各家艾滋病检测医院。医生说此时还不能做诊断,还要等到一个月后才可以检测,才可以有最后的诊断。

这时的小齐却给自己下了判决书,他把自己已经归类于艾滋病人,因为他持续的低烧和喉咙痛。

小齐从小是一个乖孩子,是个好学生,工作后是一个努力优秀的好员工。他无法告诉别人自己经历了什么。虽然他有好的朋友,但是他一直都是他们之中的优秀和完美代表。而这件事情就像是一个污点弄脏了雪白的画布。

小齐说:这些日子,他除了默默工作,就是想着如何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看着小齐坚定地说:我相信你没有得艾滋病。

小齐说:你又在安慰我。

我笑了,你告诉过医生你的性爱经历吗?

小齐说:没有,医生也没有问。

我说:好,现在你听我说。第一,你有防护措施。

小齐打断我的话说:可是它破漏啊。

我说:对,虽然它破漏了。但是,你们没有发生真正的性行为。这个你确定吗?

小齐说:是的,这个我确定,因为当时她还说我,没有关系。很多男人第一次都这样。

我说:很好。你很确定,但是艾滋病病毒是通过什么感染的,你该知道,所以无论避孕套是否破漏,感染的途径却不存在。

小齐说:那么我为什么低烧和喉咙痛了?

我说:你问得很好。你需要听我解释。

那天晚上你们是否尝试了多次?小齐不好意思地说,是的。

我说:嗯!那就对了。那天夜里,你高度兴奋,高度紧张,也会很疲惫。也就容易感冒。

第二,我要问你,如果你的第一次是和你爱的女人在一起,非常的美好且又快乐,你会觉得罪恶和肮脏吗?

小齐不加思考地对我说:不会。因为我一直期望的都是和自己爱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说:很好。可是你对这次经历非常自责,内疚。你的身体症状和你的内心的悲观和绝望,其实是你潜意识对此事件的自我高度惩罚,而艾滋病是毁灭性的,是最沉重的惩罚。它是你潜意识中最高的惩罚代表。于是你的身体和心理都接受到暗示,也就会表现出低烧和注意喉咙变化。潜意识的消极暗示作用非常强大,就像一个人对一件事情的偏执,就会导致生理的头痛,一个女人对爱情的患得患失,会造成她胃部疼痛。就像一个男人压抑自己的眼泪,就会通过打喷嚏或者流眼泪来释放在自己的痛苦和眼泪,男人得鼻炎的概率就很大。

小齐惊讶地看着我说:你的意思,这是我对自己的惩罚?

我肯定地说:是的。你对自己要求很高,也很严厉。所以这次的事件会通过生理的方式表现出来,是一种焦虑转移,因为你内疚,因为你自责,所以你会焦虑不安。而生理的不适越是让你坚信自己患有绝症时,心理的负面恶性循环就开始了。

小齐终于松口气说: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怀疑。

我说:没有关系,时间和最后的诊断可以证明我的分析。而现在你需要做到的是,去原谅你这次的“错误”。去珍惜你现在还拥有的一切,当你尝试着原谅自己时,你的症状就会消失。

面对我如此坚定,小齐虽然怀疑但情绪高昂很多。后来,我们探讨了人类的欲望,关于性的看法,原谅错误和自我成长。

最后,小齐告诉我说:他—直都在注意喉咙,所以他不自觉地会咽口水,看它痛不痛。现在他好多了。

小齐的情绪越来越好,终于他笑着走出我的工作室,我们挥手说小齐第三天给我电话说,他已经不发烧了。我笑着说。你会慢慢相信我所分析的!

一个月后,小齐还是做了检测,结果一切正常。小齐又恢复到以前,那个积极阳光的大男孩!青春的烈阳再次照耀到这个男孩的心灵深处。小齐电话里对我说:“这次的经历让我心理成长了。”

案例分析:与性道德有关的强迫观念

即使个人力求努力抑制,但一些思维、意象或冲动仍反复出现或持续作用,这一现象在心理学中被称作强迫观念。具体地讲,强迫观念是对意识的一种外来的侵入体验,它们在旁人听起来也许没什么实在意义,但对于正经历着的人是难以接受的,也是痛苦的。

对于小齐而言,这种侵入的意识便是得了不治之症——艾滋病。他也清楚地知道这也许只是自己无中生有的观念,也经过了医生的诊断和证明,但仍无法消除,每天甚至每时都会想起,持续焦虑的情绪让他越来越感到这是真的,感到自己的人生即将坍塌。

当然,除了强迫观念之外,我们不能不提的,还有影响这种观念的意识本身,这也是与性道德、负罪感紧密相连的。事实上,在每个人受到诱惑做出自己认为是罪恶的行为时,良心也在起着一定的作用,因而这一行为之后,人往往会受到两种痛苦的冲击:一种叫作后悔,另一种叫忏悔。这里所提的良心便是弗洛伊德讲的超我,是道德的、高尚的,它与追求原始欲望的本我正发生着激烈的冲突。从另一方面简单地说还是担心被人发现的恐惧。

一直以来,小齐对自我的要求都很高,从一个家里的好孩子到学校的好学生,公司的好员工。对于性方面小齐也很保守,在他的心里没有情感的性行为都是罪恶的,其中也包括了自慰。就是这样一个传统本分的男孩,在一次朋友的怂恿下却没能抵制性的诱惑,即使是不完整的性行为,仍让他感到不安和罪恶。几天后,报纸上的一则有关艾滋病的报道引起了小齐的注意,想到,自己喉咙的不适、身体的发热,一种强烈的恐惧油然而生。他害怕自己曾经罪恶的行为被家人知道,被朋友发现,被他人鄙视,他希望自己仍然在别人心中保持良好的印象,自己坚持的品德仍然存在,他不敢把自己的情况和别人讲,他只能在别人面前强作无事,把惶恐和痛苦压在心底,而这一切都让罪恶的念头愈加清楚、严重。

找回理性的道德

在那一次不完整的性行为后,小齐的情绪中更多的是后悔,然而后悔除了徒增恐惧和不安之外,没有丝毫的意义和用处。事实上,能消除人的罪恶感的是上面曾提到的忏悔,也就是寻找理性的道德。对于理性的道德,哲学家罗素是这样释义的:“在理性的道德中,只要不给别人也不给自己带来痛苦,那么,给自己带来快乐,都是应该值得赞许的。一个会享受各种美好事物而又不带来消极后果的人,就是一个有理性道德的人。”

在咨询师的帮助下,小齐了解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确定了自己的行为并不能够感染,消除了自身的恐惧;小齐对性也有了重新的认识,清楚了自己对性的渴望和压抑的矛盾心理,知道了一次偶然的冲动不能磨灭一直以来的道德,明白了只有追求理性的道德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最终他找到了真实的自我,并使其渐渐地成熟起来。

对于各种身心疾病,每个人都多少有着恐惧的心理,然而一味地担忧、害怕,力图各种中症状与自己的身心变化相对应,都是徒劳的、不理智的。首先要做的应是对它们进行准确的认识和判断,然后对其做正确的处理,在这一过程中需多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最后,即便真的确认患有这些疾病,也不要迷失自我,丧失对未来的正确判断。要记住!信心和希望永远属于你自己。

文章:李鑫

·上一条:过分的刻苦是对自己的一种攻击
·下一条:为什么他如此地吸引我?
相关文章
·为什么有些人富有爱心却很孤独 2009-08-12 00:00:00
·善良者的悲剧:枣花和刘惠芳 2009-08-12 00:00:00
·读人格中的阴影 2017-02-27 14:48:03
·我老是做噩梦-梦里净是些可怕的情景 2009-08-12 00:00:00
·人类会使用3种途径来获得对外界的控制 2009-08-09 00:00:00
·为什么他如此地吸引我? 2010-04-07 00:00:00
·持续外遇不能自控 2010-02-26 00:00:00
·为什么就是快乐不起来? 2010-01-21 00:00:00
       
首 页
关于我们
心理百科
咨询与辅导
情感婚姻亲子 
生活体验减压
企业EAP
 
联系电话:0769-22468085  13238321386     电子邮箱:hxhong68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东纵大道东湖花园(沃尔玛)西大堂1座5-F        
已被浏览 442806 次  粤ICP备050359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