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心理咨询师 王景
 资深心理咨询师 王浩平
 心理咨询师 黎宪
 心理咨询专家 郝小红
 心理咨询师 孙剑寒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首页栏目管理 >> 好书推荐 >> 阅读文章

神经症患者不分青红皂白


来源:东莞郝医生爱心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20-06-28 查看次数:

(接上一篇)在单纯的情景神经质中,基本焦虑是不存在的。情景神经质是对实际冲突情形的神经性反应,就那些个体而言,他们的自身关系并没有被扰乱。由于下面这个案例经常出现在心理治疗实践中,所以我们将其作为这一类案例的典型给予介绍。

一个四十五岁的妇女,抱怨自己在晚上的时候会心跳加速,忧心忡忡,并伴随着盗汗的症状。但是,在她身上没有发生任何器官病变。所有的证据都显示她的身体十分健康。她给人留下的印象总是热心肠、性情直率。二十年前,出于外界一些原因而不是她本人的意愿,她嫁给了一个比她大二十五岁的男人。她和他在一起特别幸福,性生活也很令人满意,并育有三个健康成长的孩子。她一直很勤劳,家务料理得很好,然而在最近的五六年里,她的丈夫莫名其妙地变得古怪起来而且性能力有所下降,她忍受了所有的事情,并且没有表现出任何神经症的反应。但是在七个月前,问题开始出现了,当一个和她同龄的、条件般配又可托付终身的男人出现后,她的注意力被瞬间吸引了。接下来她开始讨厌自己那个年老的丈夫,但是出于自己思想上和社会上对背叛的强烈看法,以及总体来说还算不错的婚姻关系,她把这种感情给完全克制住了。经过了几次交谈和帮助后,她开始能够公正地看待这种冲突性情景,并由此摆脱了焦虑。

为了更好地表明基本焦虑的重要性,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性格神经症患者的个体反应与上述案例情况做出比较。后者出现在健康人身上,他们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能够有意识地解决冲突性的情景,也就是说,他们不能正视冲突的存在和冲突的本质因此不能够做出明确的决定。两种不同类型的神经症患者的最大一点不同,就是情景神经质更容易取得显著的治疗结果。对于性格神经症病例来说,治疗会遇到很大的困难,结果不得不花上很长的时间,有时候治疗周期太长导致很多患者都来不及等到那个时候。相比之下,情景神经质的问题更容易解决。为理解情景神经质所做的一次讨论,往往不仅是对症状的治疗,同样更是对病根的治疗。而在性格神经质的治疗中,因果治疗是通过改变环境来消除困扰的。

因此,尽管在情景神经质中我们对冲突情景与神经性反应之间的强烈联系印象深刻,但并不意味着这种关系在性格神经质中就不会出现。由于基本焦虑的存在,最微弱的刺激也可能会引发最强烈的反应,稍后我们会对此有更详细的介绍。

尽管焦虑的表现形式或者对抗焦虑的保护措施的变化范围都是非常广的,并且存在着一定的个体差异,但是基本焦虑多多少少还是一样的,它们仅仅是在范围或者强度上有差异。我们可以将其大致描述成一种自我感觉很渺小、无助、被抛弃和濒临危险的感觉,身处充斥着谩骂、欺骗、攻击、侮辱、背叛和嫉妒的世界里。我的一个病人在她自发画出来的一幅画中就传达了这种感觉。在画中,她是一个瘦小、无助、裸ti的小婴儿,坐在画面中央,周围是各种具有威胁性的怪物、人类和动物,正准备要攻击她。

在精神变态中,人们会发现病人对这种焦虑的存在有着很高的自觉意识。妄想症患者的焦虑仅仅发生在一个或几个特定的人身上;而精神分裂症患者对周边世界潜在的敌意有很敏锐的自觉性,甚至由于太过于敏感了会将向他们展示的善意看作潜在的敌意。

然而在神经官能症患者中很少有人能意识到基本焦虑或者基本敌意至少没有人意识到在人的一生中它所具有的分量和意义。我的一个病人在梦里看到自己是一只小老鼠,为了避免被踩到,不得不躲进洞里藏起来——这无疑描述出了她在实际生活中的行为举止。这并不是一个不着边际的想法,事实上她非常害怕看到人,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对每个人最基本的信任的扭曲可以通过肤浅的信念来掩盖,即认为人们总体上来说还是挺可爱的,也可以用与他人敷衍性的友好关系来掩盖;对所有人怀有的蔑视心理可以通过随时随地的恭维来加以伪装。

尽管基本焦虑涉及的对象是人但它可以完完全全剥离个人特性而转变成一种感觉,一种受暴风雨、政治事件、病菌、意外事故、变质食物威胁的感觉,一种被命运诅咒的感觉。对于受过良好训练的观察者来说发现这些态度的基础并不难,但是要让神经症患者自身意识到自己的焦虑并不关乎病菌这类东西而是人则还需要经过高强度的精神分析工作。他对其他人的愤怒,不是或者说不仅仅是对某些实际刺激所做出的充分而又合理的反应,而是他对他人在整体上都存在着敌对情绪,他不相信所有人。

在解释基本焦虑对于神经症患者的内涵前,我们要讨论一个问题,一个在很多读者头脑里都可能有的困惑,对他人产生的基本焦虑或基本敌意——作为构成神经质主要的组成部分,难道不是一种几乎每个人都会有,只是程度稍轻的“正常”表现吗?当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区分两个观点。

如果“正常”一词是用在表示一般性人类态度上,那么我们可以说基本焦虑确实是一种正常的关系,它在德国哲学和宗教语言中被称作“生之苦恼”。这个词语想要表达的意义实际上是指当我们面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力量时会感到无助,例如面对死亡、疾病、衰老、自然灾害、政治事件和意外事故。我们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是在童年时的无能为力,但这种认识会一直停留在我们的身体中并伴随一生。与基本焦虑一样,这种“生之苦恼”当面对外界强大的力量时会让人产生无能为力的感觉,但是有这些力量并不意味着敌意的产生。

然而,如果“正常”是相对于我们的文化而言的,那么我们可以说:总体上,在我们的文化中,如果他的生活没有足够的保障,那么经验会让一个趋于成熟的人在面对别人时有所保留,在选择信任别人的时候会更加谨慎,会越来越意识到人们的行为并不是很直率的,而是由胆怯和眼前利益所支配的。如果他是一个城市里的人,那么他会把自己也包括在其中;如果不是,他会在他人身上更清楚地看到这些问题。总而言之,他会形成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和神经症患者所持有的态度极其相似。然而,他们之间仍存在着这样的一些区别,年轻而成熟的人在遭遇人生的失败时并不会感到无助,在他身上也不会发现类似神经症患者那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倾向,他仍然保持能给予美好和真挚友谊的能力,并且会相信它。或许这些区别可以通过这样的事实加以解释,健康人是在能够解决这些不幸的时候遭遇了人生的各种不幸,而神经症患者是在不能掌控这些遭遇的时候遇到了不幸,因为无力面对的结果,他们产生了焦虑。(待续)

·上一条:神经症的核心动力
·下一条:越是口头强调爱孩子的父母越是缺乏对孩子真诚的爱
相关文章
·有些人最重要的追求就是得到他人的爱或者认可 2020-07-13 08:21:11
·神经症患者的童年缺失真正的温暖与爱 2020-06-24 22:33:55
·有些所谓的爱仅仅是借助他人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2020-07-15 00:34:30
·越是口头强调爱孩子的父母越是缺乏对孩子真诚的爱 2020-06-26 22:53:49
·神经症患者不分青红皂白 2020-06-28 23:16:42
·神经症的核心动力 2020-07-05 22:43:03
       
首 页
关于我们
心理百科
咨询与辅导
情感婚姻亲子 
生活体验减压
企业EAP
 
联系电话:0769-22468085  13238321386     电子邮箱:hxhong68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东路星河传说商住区紫薇苑6栋2号        
已被浏览 444917 次  粤ICP备050359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