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 王景
 资深心理咨询师 王浩平
 心理咨询师 黎宪
 心理咨询专家 郝小红
 心理咨询师 孙剑寒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百科 >> 咨询师专栏 >> 阅读文章

赌博成瘾-症状行为对二人关系的影响(之二)


来源:东莞郝医生爱心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8-12-23 查看次数:

 

Ⅰ、访谈

11、夫妻治疗/症状行为对

二人关系的影响

(舍恩贝格先生和舍恩贝格太太,第一部分)

(接上部分)

 

(……)

舍先生:我必须要说的是,在我刚开始认识我太太的那段时间里,我还在和别人有染。这也是个错误,这本来就已经破坏了我们彼此信任的基础。

西蒙:嗯,让我们来谈谈你们的关系。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舍太太:嗯,在那个时候,当他还有酒馆的时候,我们认识的。

西蒙:请您再多讲一讲,我还是有些不清楚。

舍太太:呃,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那是在12年前。嗯,我想说,那时候他差不多是处于堕落的边缘。

西蒙:您当时是从哪儿发现的?

舍太太:他在经济上有困难……后来的情况发展到了他不再能够拥有那间酒馆的地步。然后他又和酒馆的主人有这样或那样的麻烦。后来他就不再工作了。他也没有像样的住房,和另外两个朋友合租了一套房子。而且房租也付不起。就是,我应该怎么说呢,就是差不多到了尽头。然后我就给自己布置了个任务,要帮助他摆脱困境。

评论:把他们两个人吸引到一起的,一方面是他经济上的困难,而另一方面是她帮助他的意愿。如果我们用一种挖苦的方式来表述的话,那么他对她的吸引力就在于他的无节制的生活方式,而她对他的吸引力则在于她承担规范的责任的能力。

西蒙:您是拯救天使!

舍太太:(搓鼻子)嗯,我可不这么看,不过……

西蒙:您先生喜欢您什么呢?在那个时候,就是你们认识的时候?

舍太太:(对她先生)呃,你喜欢我什么呢?(笑)

西蒙:这是您应该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想知道他的想法的话,那我会自己问他的。

评论:他究竟喜欢她什么,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她对这个问题是怎么想的。因为两个人在选择自己行为方式的时候,并不是以对方的喜欢为准绳,而是以他们所认为的对方的喜欢为准绳。至于说这究竟是什么,要想获得相关的信息,必须首先就外部的视角进行询问。

舍太太:呃,我觉得,大概是做事的风格。

西蒙:什么样的风格?

舍太太:什么样的风格?

西蒙:嗯,您的风格。

舍太太:嗯,如果我说了什么话,那这就是我所想的。我也会恪守诺言……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是自己说的。(笑)

评论:这就是说,她认为,是她的可靠及可预见性让他从前——及现在感到很喜欢。

西蒙:嗯,人们对此还是能够有一些想象的,然后把讨人喜欢的东西扩大,把不讨人喜欢的东西丢开。所以我才会问。

舍太太:嗯……

西蒙:您给自己布置了个拯救他的任务,他喜欢吗?

舍太太:我不能这么说,我给自己布置了这个任务。我只是认识他了,想试着帮助他摆脱困境。但是现在不能把这当作是某种权力之类的,让他在事后必须要感谢我一百次。这只不过就是,我当时很喜欢他,想帮助他摆脱困境。

西蒙:如果当时没有您的话,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您怎么看?

舍太太:我不知道,也许他会认识另外一个女人,她会给他……

西蒙:我们假设一下,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助人为乐的女人了,那么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舍太太:(唉声叹气,看着她的先生)嗯,我觉得,那时候你已经很困难了,是不是?想要重新变得安稳……

西蒙:嗯,还有呢?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舍太太:嗯,他那时确实是在堕落的边缘了;没有收入,有一段时间没有住房,因为付不起房租……

西蒙:他会差不多变成个流浪汉吗?

舍太太:对,就是!

西蒙:(对舍恩贝格先生)您也这么看吗?

舍先生:我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

西蒙:那么,如果没有照管您的女人……?

舍先生:我必须得说:那个时候是我的一段愚蠢期。在那段时间里,当时……我该怎么说呢……是,我那时过的生活,是在瞎混。房租付不出来,和酒馆的出租者的租赁合同也解除了。我当时欠的债也够多了

西蒙:嗯,你们一起把这些问题都给解决了?

舍先生:对,嗯,如果我当时不是离开了其他人、和她一起找到了个基础的话,那确实就会发展到那个地步了……

西蒙:您太太当时喜欢您什么呢?

舍先生:很有可能是我当时向外界表现出来的令人信服的风格。

西蒙:您所说的“令人信服的风格”指的是什么?

舍先生:嗯,那时候人们都可以和我很聊得来。我很开明。她有时候和她的父母有些问题,和我的关系也是原因之一。后来我们就谈起了这些。对外我表现得很强大,尽管我的内心根本就不满意。

西蒙:嗯,这就是您的令人信服的风格!自信心。

舍先生:对,是我对外界装出来的自信心!

西蒙:这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您太太识破发现,您有经济上的困难,而且与您的自信的本性联系在一起的是您必须得有人照管?

舍先生:嗯,自信的本性……不,那时候原本不是这样的,而且那时候因为我还有其他的相好,所以她不信任我……她是什么时候识破的?这我现在也不是知道得很清楚了。是不是我自己对你说的,还是我给你看了文件,还是另外的一种情形……我也不知道了。

舍太太:不,是我在偶然之中发现了你的警告单和处罚书……

西蒙:这是在你们认识之后多久的事?

舍太太:我觉得:是半年。

西蒙:你们那时住在一起吗?

舍太太:没有。

西蒙:您认识他的时候,他当时还有其他的女朋友是吗?

舍太太:是的。

西蒙:您知道这件事?

舍太太:不,一开始的时候不知道。

西蒙:这件事没有把您给吓退吗?

舍太太:噗,不,后来的某个时间确实……我们也曾经分开过一回。是……那时候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嗯,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我还相当年轻,晚上必须九点半就回家,而这对于我先生来说却正好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后来我从我的熟人那里得知,还有其他的人。然后他就不断地向我保证,他其实有多忠诚,所有的都是别人在说谎,诸如此类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倒也相信他了。不过后来我不得不发现,确实是这样的。然后我们就分手了。他当时对我说,他有另外一个女朋友,请我搬走。我也就这么做了。嗯……我们分开了不过八天,他就又来找我了。

西蒙:您对他重新来找您有什么解释吗?

舍太太:!我不知道,这大概是出于他的本性。他一旦拥有了某样东西、占有了某样东西,他就不再对它感兴趣了。那个时候他失去我,这就是重新把我给接回来的一个原因。

西蒙:(对舍恩贝格先生)您怎么认为的,为什么您太太重新又搬回来了?

舍先生:她?

西蒙:对,为什么在您对她说“搬出去!”之后她又重新回来了?

舍先生:嗯,我觉得,是……我知道,她非常喜欢我,非常爱我。错误本来都在我身上。我是那个……

西蒙:对,对,就算是错误在您身上,但是这也不是重新回来的理由。为什么她不说:“我要给自己找一个没犯错误的!”?

(二人笑)

舍先生:导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不仅仅是这些问题。我觉得,真正的原因是,我承诺,那些鸡零狗碎的事情——就是我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我今后再也不做了。她就说,她再和我试一次!

西蒙:怎么会呢?

舍先生:嗯,因为她与我的关系本来就很紧密!

西蒙:哦!

舍先生:我这方面也一样。我必须得说,我记得,是在她搬走之后的两三天,我们就又重新开始打电话了。

西蒙:怎么决定结婚的?这是谁的主意?

舍太太:,谁的主意?

舍先生:嗯,我记得,这主意是我出的。

舍太太:有可能。

西蒙:你们互相认识已经相当长的时间了。为什么还要结婚呢?

舍太太:呃,为什么还要结婚呢?

西蒙:你们也住在一起……

舍太太:呃,那到底为什么还要结婚呢?

西蒙:嗯,这是个重要的问题。(对舍恩贝格太太)他指望婚姻带来什么?

舍太太:他指望婚姻带来什么?

西蒙:对,如果这是他的主意。

舍太太:我不知道…大概是可以用某种方式不必说出这个事实:“我离婚了,在和我的女朋友同居。”而是说:“我结婚了。”这样就没有人去问:“怎么会呢?为什么呢?”

西蒙:嗯,你们是为了别人结婚的?

舍太太:不,我不这么认为,不过我觉得(看了看他)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不是?

舍先生:从我的角度不是这样的。

舍太太:那是我搞错了。

西蒙:为什么您太太会嫁给您?

舍先生:因为她爱我!因为她喜欢我。

西蒙:但是不结婚她也可以这样。

(舍恩贝格太太笑)

西蒙:我认为,爱情和喜欢大多是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开始的。

舍先生:嗯,我觉得,我想把这份感情牢牢地把握住。这大概就是我这方面的原因。

西蒙:您害怕是吧?否则她就会从您身边走开?

舍先生:…有可能,因为,呃……此外还有那些事情,就是我直到结婚前不久还在做的事情,就是,我还在欺编我太太。然后我说:“现在再也不了”一个婚姻

西蒙:(对舍恩贝格太太)听起来几乎是这样的:他好像是为了不可以再欺骗您,才产生了结婚的愿望?

舍太太:(笑)对,听起来是这样的!

西蒙:可以这么说吗?

舍太太:是的。

舍先生:可以这么说。

西蒙:按照这个说法:到那时为止我都可以。到那时为止是正式允许的。从那时开始我禁止自己这么做。

舍太太:对,看起来是这样的。

西蒙:他为能够不再持续地欺骗您,所以他才娶了您!一直欺骗您,这对他来说太累人了。他终于想要有自己的安宁了!

(大家笑)

西蒙:赌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时间上看这是什么时候?在结婚之后多长时间您开始定期地与外面的赌博机聚会?在您决定结婚之后多久?

(舍恩贝格太太笑)

舍先生:三个季度!

评论:此处的假设可想而知:赌博作为一个虚拟的第三者出现在了不固定的女朋友们的位里上。在这个三角关系的内部,亲疏关系得到了调节。它可以被看作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解决办法,赌博让舍恩贝格先生能够在“分道扬镳”与“全心全意地在一起”之间走第三条道路。这在追求关系中的安全、保险和可预见性的愿望与追求冒险的刺激、新鲜和没有情侣关系时的自由的愿望之间形成了一种完美的妥协。赌博不仅仅只是对舍恩贝格先生有心理上的作用,它对舍恩贝格太太也有作用(她毕竟不是赢彩票把他赢来的,而是睁着眼睛挑来的;因为她是个有魅力的人,所以她大概也能找得到其他人)。很显然,这是他们两个人所采用的一种合作方式,为了能够共同来平衡从可靠的秩序中所产生的对失去自由的恐惧与从不受控制中所得到的乐趣之间的冲突。(只不过为此每年要付出差不多30000马克的高昂代价,而且角色的分配有可能出现不公。)

(……)

西蒙:(对舍恩贝格太太)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假设一下,没有赌博机,而是有另外的一个女人,那么您会做哪些不一样的事情?

舍太太:呃,我会做哪些不一样的事情?我虽然会试图挽救我们的婚姻,会重新恢复关系,但是我觉得……

西蒙:您说“我再也不想了!”了的危险要比他往赌博机里扔钱的时候大了呢?还是小了?

舍太太:嗯,我觉得,危险要更大!

西蒙:更大!这就是说,如果他不想冒险的话,往赌博机里扔钱要比为自己找个女朋友更好!

舍太太:(笑)嗯,我觉得,目前我们的状况到了这个地步,我必须得实话实说,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西蒙:嗯,我们假设,没有外人能带来对付的办法,那么一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你们还会在一起吗?还是不会?

舍太太: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么很有可能不了。

西蒙:您觉得你们还在一起的可能性有多大?

舍太太:我认为,我肯定会和我先生分开,肯定!

西蒙:啊。您是怎么看的?

舍先生:完全一样!这本来也是正确的。

西蒙:即使没有赌博这回事儿,你们当中的某个人也已经想到要分手了?

舍太太:不,我不觉得。

(舍恩贝格先生摇头)

西蒙:我想做个暂停。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一些我还应该知道的东西?

舍太太:没有了。

舍先生:没有了。

评论:在访谈期间,采访者可以通过他积极的提问来决定,哪些话题是要被谈论的。在此之后,即在会谈结束的时候,他有必要为当事人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能够去谈一谈那些他们所认为的重要话题,或者那些到那时为止被忽略了的以及被遗忘了的话题。有时候当事人会利用这个机会,有时候不会……重要的是,要提供这样的一个机会。

接下来的暂停让治疗师能够对会谈进行反思,并为干预做好准备。

* —— * —— * —— * —— *

很多夫妻治疗的一个自相矛盾之处在于:它们在事实上是妨碍着改变的。夫妻中的一方(或双方)对家里的状况不满意,他因此发出信号:必须要有所改变,否则他就要分手,因为他已经放弃了所有自行改变的希望,除非有外界的帮忙。两个人最终达成一致,要找一位治疗师。现在,所有的希望都被寄托在治疗上面,更糟糕的情况是,所有的希望都被寄托在治疗师身上。只要治疗仍在进行当中,看起来就存在着拥有好结局的可能性。分手的决定至少是被推迟了。摇铃宣布考虑的时间开始,在这段时间里,做出重大决定的必要性不(再)存在了。舍恩贝格先生和舍恩贝格太太的治疗就有这样的功能。

把赌博评价成是某种需要治疗的“成瘾”的表现或者是某种人格缺陷的表现,这也拥有类似的妨碍改变的作用。无论是成瘾还是人格缺陷,舍恩贝格太太都没有把责任归到舍恩贝格先生身上去。其结果就是舍恩贝格太太对她先生抱有一种教育的态度。她把一种孩子状态的本性加给他,并且试图去控制他。对于她迄今为止靠哪种解决方案获得了最大的成功的反思——在这段会谈文字中没有被再现——首先就证实了她的控制的想法。如果给舍恩贝格先生规定了明确的界限,无论是通过银行还是通过他太太,那么舍恩贝格先生就会少赌一些。另一方面,当舍恩贝格太太被问到这个假设的问题时:如果她先生已经有三个季度不往赌博机里投钱了,而且对此根本没兴趣了,那么她要怎么做他才能重新开始赌博呢?她是这样回答的:“我必须在早晨吃饭的时候用批评的语调问他:你又去赌了吗?!”

在夫妻治疗中,治疗师永远都可以假定:夫妻双方是相互取悦的。因此,同样也是出于中立的原因,支持夫妻二人所提供的观点即把舍恩贝格先生看作是个“有障碍的孩子”,这是没有什么益处的。与此相反,治疗的策略在于,赋予赌博一个涉及夫妻关系的含义,目的是为了——这也关系到对症状行为所负的责任——能够把夫妻二人置于同一个等级高度。

(结尾干预以及治疗的后续进展参见第16章)

(结束)

·上一条:中期评语:干预或交谈
·下一条:赌博成瘾-症状行为对二人关系的影响(之一)
相关文章
·赌博成瘾-症状行为对二人关系的影响(之一) 2018-12-23 15:28:04
·赌博成瘾-症状行为对二人关系的影响(之二) 2018-12-23 19:59:28
·医生会诊陷入僵局的个别治疗 2018-12-16 16:18:51
·治疗师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一) 2018-12-09 19:51:08
·中期评语:干预或交谈 2018-12-30 12:34:17
·治疗师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二) 2018-12-09 19:59:50
       
首 页
关于我们
心理百科
咨询与辅导
情感婚姻亲子 
生活体验减压
企业EAP
 
联系电话:0769-22468085  13238321386     电子邮箱:hxhong68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东纵大道东湖花园(沃尔玛)西大堂1座5-F        
已被浏览 444071 次  粤ICP备050359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