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 王景
 资深心理咨询师 王浩平
 心理咨询师 黎宪
 心理咨询专家 郝小红
 心理咨询师 孙剑寒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百科 >> 咨询师专栏 >> 阅读文章

治疗师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二)


来源:东莞郝医生爱心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8-12-09 查看次数:
 

Ⅰ、访谈

9、个别治疗的问题/治疗师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

(比格女士)

(第二部分)

西蒙:对他来说哪种情况是更容易忍受的?是您去看治疗师呢,还是您为自己找个男朋友?

比格:我不知道。

西蒙:如果您为自己找个男朋友,他会容忍吗?还是会分手?

评论:这是个尝试,就假定的前提所引发的假定的结果进行询问。

比格:我不知道。

西蒙:您估计呢?您已经认识他这么久了!

比格:有时候认识了但是却并不了解!

西蒙:嗯,不过请您猜想一下。您先生并不一定非得照您想的去做。

比格:每次当我要走的时候……因为……这……对于我来说这总是……和彻底分手联系在一起的……那么就会有特别大的问题。

西蒙:什么样的?

比格:嗯,就像我所说的,他那时候打了我。

西蒙:因为您想离开他。

比格:对。

西蒙:那他就试着把您给留住。我们假设,您就找了个男朋友,说:“这是我的婚姻。我做早饭洗衣服,操心女儿的学业。除此之外我有个男朋友!”

比格:(会心地抿嘴一笑)我以前有。

西蒙:您先生会对此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比格:我当时就是这么经历的,就是因为我有个男朋友……

西蒙:我现在感兴趣的,不是您现在或过去经历到了什么,这虽然也很重要……

比格:我有什么样的想象……?

西蒙:您先生会做什么?您对这个有什么样的想象?我们假设一下,您今天没去看治疗师,而是您找了个男朋友。

评论:患者——很有可能就像她在以往的治疗中所学到的那样——开始对治疗师敞开心扉,她讲述她正在经历的事情或者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但是,此处的问题所关注的却是有关互动和关系的看法。这个问题要求患者做个思维试验,在这个试验里她要想象出来,他先生对她找个男朋友的反应与对她把治疗师拉进游戏里来的反应会有什么不同。作为这个问题的基础的背后假设是:治疗师的功能与男朋友的功能既有相似之处又有所不同。找到了共同点和差异,就能够澄清心理治疗的慢性化的作用何在。

比格:我一直对自己说,我先生通过他的工作也有很多……

西蒙:这是个好回答,但不是针对我的问题。

比格:(笑)对。

西蒙:他会说什么呢?他会做什么呢?如果他发现了这件事。

比格:那好吧,如果我对我先生说:“我爱上了一位精神科医生”,那……那他就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对我施加压力,向外到处散布这件事……(笑)以至于除了这件精神上的事情之外其余的什么都不可能。

评论:如果一个妻子打算和另一个男人(他可以是治疗师也可以不是)发展一段桃色事件,那么根据经验她最好不要把这个打算告诉自己的先生。因为她还不是很肯定,她是不是真的想要这段桃色事件……如果她确实想这样,那么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先生,这就非常巧妙了。这样一来,他就会操心不要让婚姻走向破裂。于是,矛盾的一个方面(热恋)被感受着,而矛盾的另一个方面被外部化了(先生承担了保卫婚姻的任务)。这是处理内部心理冲突的一个完美的、分工明确的做法。要想让它行之有效,先生必须得参与进来一起玩。

西蒙:那他就会试着……

比格:他向四面八方搞阴谋诡计。

西蒙:如果您有一个男朋友,那他是更愿意试着留住您呢,还是会力求分手?

比格:我觉得,他更愿意试着留住我。

西蒙:如果您有一个男朋友,您是力求分手呢,还是更愿意试着维持婚姻?

比格:那要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西蒙:是的。您认为有哪些不同的可能性呢?

比格:嗯,如果只是个谈话的朋友,那对我来说就没有理由要放弃婚姻。

西蒙:是的。

比格:如果我和某人有很私密的关系,这对我来说就构成理由了。这大概就是我的难处……

西蒙:那么……如果您的女儿现在也在这里,如果我问她:什么会带给您的母亲更多的担忧?是与另外一个男人有种私密的关系呢?还是有一个谈话的朋友?您的女儿会怎么回答?

评论:把不在场的女儿引进来,让她作为一个虚拟的旁观者,其作用是:试着把患者带入一个针对不同的三角关系的外部视角。

比格:从良知的角度?

西蒙:从良知的角度,或者从这可能引发的后果的角度。他们两个是否说:“我让所有的事情顺其自然,或者……”,这是有差别的。

比格:我女儿肯定会说,一种私密的关系会让我有更多的担忧。

西蒙:您都有哪些担忧和问题?她会怎么认为呢?

比格:因为这给我带来的就是破裂。

西蒙:您女儿是把您看成这样一个人吗:维持现状——包括现状的好处和坏处——是很重要的?还是,她更愿意把您看成是这样的一个人:向新的彼岸进军并把旧的桥拆掉,这是很重要的?

比格:我拆掉的那些桥——我女儿也会这么说——是与人联系的桥,我和那些人都不来往了。我会更看中家庭的方面。这意味着,家庭是岛屿,是堡垒,您时不时也会架起一座通向外界的桥?于是您就也会有一些亲密的关系——然后您再把它们给断掉?

比格:(赞同地点头)嗯,它们又被断掉了。

西蒙:如果您在外面拥有一个比较亲密的关系,这会对您与您先生的关系产生什么影响?你们会因此而疏远吗?还是会……

评论:三角关系非常适用于进行亲疏的调节。至少这在治疗中是个很好用的假设。

比格:我先生会宁可让关系疏远,因为我说话总是非常开诚布公——对自己非常诚实——只有在我真正想离开的时候,只有当事态对他和对我升级扩大了的时候,才会出现暴力……

西蒙:这个暴力,它会把你们联系得更紧呢,还是会让你们彼此疏离?

比格:(唉声叹气)部分部分。有些时候,我发现了这事对他的触动有多大。如果我要离开,他有多痛苦。然后我就突然发现,他有多受伤.然后我就说:“所有的一切都是胡闹!外面也不是那么有吸引力,那个男人根本也没有那么好……”然后我就又回来了。

西蒙:请您假设一下,您现在有一个很亲密的外部关系.那么您在婚姻里会怎么做呢?您会把它告诉您先生吗?

比格:会!

西蒙:这会促使他与您保持距离吗?还是会促使他和您走得更近?

比格:我觉得,他会和我走得更近。他会为我做所有的事情。他会说:“来吧,我们去度假!我们去好好吃一顿。或者我给你买点儿什么!”我所关心的一直都是内在的状况,即我内心的感受或者我们婚姻里的状况,所以,当他说:“来吧,我们去度假吧!”的时候,更会让我感到心情压抑。因为我想的是不一样的事情,对吧?然后我也对自己说:除了去度假之类的,他大概也根本说不出别的内容了……

西蒙:您必须要怎么做才能与您先生保持距离呢?

比格:我觉得,他现在自己保持距离保持得够多了(笑),他拼命工作,出差……

西蒙:哦,如果您什么特别的事情都不做,那他就更愿意保持距离?那么在你们的关系中就会有疏远——距离?

比格:从时间上看,是的!

西蒙:在情感上呢?

比格:(唉声叹气)我一直有这种感觉,当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我的紧张也消除了,然后我就经常不能理解我的行为。我有一个非常温柔细心的男人,他为我做了很多事情。我有时候会……我在此之后就会开始疑惑,然后经常有这种感觉:也许我根本不爱他,是吗?

评论:这段话可以这样来理解:比格太太借此确认,她与她先生的二人关系是由亲近、疏远之间的抗衡来决定的。如果她先生在她身边并且对她关心照顾,那么对于比格太太来说就万事大吉。但是如果这种状况持续的时间长了,那么这种亲近就会导致比格太太的疑问:她爱他吗?这就可以被理解成是一种硫远的愿望。在这样的背景下,治疗师的促进稳定的功能就可以被看作是亲疏的调节器。

西蒙:请随着我来想象: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精神科医生,那么您的婚姻会是什么样的?您的婚姻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比格:(笑)如果没有了精神科医生?嗯,从前我有父亲!我父亲,他每周有三个上午到我这里来,我先生晚上回来!

西蒙:这倒是很平衡!

比格:是的!

西蒙:您是说,您和您父亲的关系很亲近?

比格:对!在两年前,随着治疗的进展,当所有的问题都从我身边消失了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特别特别的孤独,我就想象……我想象不出别的情人了,除了我先生……呃……除了我父亲。我当然被这个念头吓到了,为此感到特别羞愧。

西蒙:真正的冒险者是在头脑里。

比格:(笑)是的。

评论:丈夫、父亲、精神科医生……他们被排列成一个有趣的顺序。对于每一位心理治疗师来说,这肯定都是一个邀请,邀请他演练一下自己的解释说明的艺术。至于说那个问题,即如果没有治疗师了一切会有什么不一样以及将会有什么不一样,这个问题要问的是:治疗师要承担谁的功能?他把谁给解雇掉?他让谁失业?对于这个问题,患者只是间接并且隐喻地作了回答。

西蒙:现在我们再重新回到我的问题上来。这就是:您的父亲现在已经不在了。如果没有了精神科医生,那么在您的婚姻中会发生什么呢?

比格:嗯,我可以告诉您,在我们一起辛辛苦苦上班的那三个月里,我又崩溃了好几次。我们高声怒骂,大发脾气,夜里不睡觉。我之所以对他高声怒骂,是因为他一直都有那么年轻的女同事,他就能拥有一种精神上的私密关系或工作关系。我必须得把这些关系给打破,才能够找出事情的真相。我感到我自己被如此摆布和欺骗,有时候就像是个傀儡。我当然对这件事异常激动,因为,当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就要知道,我做了什么,我要得到相关的信息。于是我们就大喊大骂得很可怕,然后就在要爆发的那一刻,我们又对彼此说:我们是相爱的……这本来就是个非常不寻常的情况。

西蒙:对于一个局外人来说,这听起来好像当时的关系非常紧密。

比格:一直都是!我和我先生之间的关系一直都非常紧密。

西蒙: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精神科医生了,您与您先生的关系会变得更紧密吗?会更热乎吗?会有更多的吸引力吗?

比格:只是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再也不能和我先生一起上班了。

西蒙:问题是,这场争论是不是在其他的领域也会发生?

比格:也会发生,是的!

西蒙:我的问题是:如果世界上没有治疗师了,没有精神科医生了,没有心理治疗师了,那么会发生什么?

比格:嗯,我原本一直都在上班,通过工作我总是能找到一些父亲的角色,对吧?

西蒙:这就是说,您将会找份工作?

比格:无论如何都会的!

西蒙:……在工作中您就会找到某种形式的精神上的谈话伴侣或者引导者、导师?

比格:(笑)嗯,现在的问题是:我再也没兴趣在银行里工作了。

西蒙:好,您打算拿您的没兴趣怎么办呢?治疗师已经不能供您使用了……

比格:嗯,我正在寻找一个新的职业,我在思考……

西蒙:您会找到一个让您满意的职业吗?

比格:我这样对您说吧,我不会再去上一次学了。

西蒙:如果您的女儿从家里搬出去,那会怎么样呢?她现在十八岁了,可以预见,她随便哪一天就会收拾起箱子说:“我觉得自己长大了!你们是不是也这么认为,这无所谓。再见了!我要去走我自己的路。”那么这会对你们的婚姻造成什么影响呢?

比格:嗯,如果我女儿不在家,我一直都会很高兴!因为我非常愿意和我先生单独去度假。我们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我们和女儿的关系很松散。她愿意待在家里,她也愿意离开。

西蒙:您觉得会有什么影响吗……?

比格:我觉得会有影响,因为我和我女儿在谈话方面的关系要比和我先生更紧密……都好几年了。

西蒙:那么寻找新的谈话伴侣的需求就会变得更大了?

比格:对!

西蒙:那么您需要两个治疗师!

比格:(笑)嗯,有时候我对自己说,为什么我就不能像……我得告诉您,我没兴趣去认识其他的女人。我有一个很大的女性熟人圈。为什么我就不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去结识其他的男人呢?对我来说这就是不可能!

西蒙:为什么不呢?

比格:我不知道为什么!

西蒙:您是怎么做到不去结识其他男人的?我想,对于您来说,不去结识其他男人根本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您是个有魅力的女人!您是怎么做到不去结识其他男人的?

比格:嗯,我也不明白!

西蒙:嗯,您总得做些事情,才能让自己不去结识其他的男人!您把他们都赶跑?还是把他们都吓走……?

比格:肯定的!

西蒙:我在想,您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如果您认识了某个男人,那会怎么样?您假设一下,您认识了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比格:我害怕会继续发展下去,所以我会立即就与之保持距离。

西蒙:继续发展下去是什么意思?

比格:就是说,会变成一种私密的关系或者从中会滋生出一种爱情关系。

西蒙:那然后呢?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评论:提醒一下: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然后呢?”这个问题把未来的阴暗面、令人担心的后果置于注意的焦点,也就是说,让人注意到有可能带来害怕和担优的所有的东西,从而去避免它。

比格:嗯,我会分手。

西蒙:然后呢?

比格:(胆怯地)然后呢?嗯,我根本就没想到那么远(犹豫,思考性暂停)只要一想到危险的地方,我这里就已经中断了思考,是吧?(笑)

西蒙:在想象的时候又不会有那么的危险。让我们把想象继续下去。您会分手……是吧?那么然后呢?接下来会怎样?会很糟糕吗?什么是有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您可以放任自流地发挥自己的黑色想象!

评论:发挥最糟糕的想象,这是抵御“躲避倾向”的一个好办法。在大多数情况下,黑色想象所展现出来的一切,并没有原来私底下假设的那么危险。从治疗上看,对于现在以及未来的改变(即未来视角的改变)而言,没有什么能够像黑色想象一样带来如此深远的结果。

比格:我也害怕,有朝一日得一个人生活。

西蒙:这意味着,您不确定,您能一个人生活多久?

比格:(点头)

西蒙:那么您会中断与您先生的关系,这个值得信任的人,或者他对您

比格:嗯,是的……

西蒙:另外的那个人会…这样看来,您及时给抵挡住了,这还是很有意义的。

比格:是的,对,我对自己也这么说,不过……

西蒙:这样看来,您去找那些男性的谈话伴侣也是很有意义的,这是指那些不会带来外遇危险的人,意思是:他们不会导致婚姻的破裂。您有过女性的精神科医生吗?

比格:有过,一次。

西蒙:一次。然后呢?您和这位女医生都有哪些经历?

比格:她给我开了利眠灵,我说:“不,我不想吃药,我不想让自己依赖药物。”

西蒙:我现在想做个暂停。您还要说一些我应该知道的事情吗?一些重要的事情?我不想让您有这种感觉:“最重要的事情我还没说呢!”

比格:这对我…这大概也就是些琐碎的小事,就像“西蒙医生”一样,唤起了我的记忆。曾经在一条街上,就像是卡尔斯鲁厄这里这样的街,我和我的父亲学骑自行车(笑)。因为他不够快,所以我从自行车上飞了出去。我当然把我的膝盖给跌破了,自行车上也有了一道划痕。自行车上有了一道划痕,这当然很可怕,是不是?而不是我发生了什么……就只是这样……好!

评论:这大概是对治疗师的最后提醒,提醒他不要行事过快,不要把他自行车上的划痕看得比他的患者的安康更重要!

* —— * —— * —— * —— *

这段谈话表明:可以如何利用个别治疗(或者说得更确切些:个别治疗的结果)来稳定二人关系。作为一名治疗师,他总是要插手到他的患者的家庭里去。这意味着,他承担了那些在没有治疗师的情况下由家庭成员或患者自己来承担的任务。在前面的这个案例中也许可以看出,夫妻二人之间有关“亲近—疏远”的冲突是通过治疗师的帮助来调节的。除此之外,先生还委派给治疗师关心他太太的任务,并让他成为她的谈话伴侣(他也因此支付治疗师的账单)。如果与治疗师的关系有变亲密的危险,那么太太就会及时向先生报警,于是,私密关系的火热情绪就会停留在想象的范围内,而不必真的变为现实。通过这样的方式,婚姻的稳定性就能够得到保证。不过,这个方法只有在治疗持续进行的情况下才会行之有效。个别治疗的一个荒谬的效果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每一个改变的必要性都被消除了——无论是在关系的层面上,还是在患者内部心理机制的层面上。在这种情况下,治疗不仅是寻找一个可行的解决办法的手段,而且本身就是个解决办法:道路即是目标。不过道路是否应该就是目标,这当然还有待商榷。

    (比格女士,结束)

 

·上一条:医生会诊陷入僵局的个别治疗
·下一条:治疗师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一)
相关文章
·中期评语:干预或交谈 2018-12-30 12:34:17
·治疗师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二) 2018-12-09 19:59:50
·赌博成瘾-症状行为对二人关系的影响(之一) 2018-12-23 15:28:04
·赌博成瘾-症状行为对二人关系的影响(之二) 2018-12-23 19:59:28
·医生会诊陷入僵局的个别治疗 2018-12-16 16:18:51
·治疗师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一) 2018-12-09 19:51:08
       
首 页
关于我们
心理百科
咨询与辅导
情感婚姻亲子 
生活体验减压
企业EAP
 
联系电话:0769-22468085  13238321386     电子邮箱:hxhong68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东纵大道东湖花园(沃尔玛)西大堂1座5-F        
已被浏览 444071 次  粤ICP备050359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