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 王景
 资深心理咨询师 王浩平
 心理咨询师 黎宪
 心理咨询专家 郝小红
 心理咨询师 孙剑寒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百科 >> 咨询师专栏 >> 阅读文章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四)


来源:东莞郝医生爱心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8-09-08 查看次数:

7、过错的分解/具体化/“奇特的结”

(迪茨一家)

(本段第四部分)

西蒙:哦,也就是说,您要避免内疚。

卡拉:是的!

西蒙:不感到内疚,这是个很大的好处吗?这对您来说很重要吗?

卡拉:这很重要,是的!

西蒙:您是那种很容易有负罪感的人吗?

卡拉:哦,是的!

西蒙:我们又重新回到了过错的话题上。

卡拉:(点头)嗯。

西蒙:这就是说,只要您照着您母亲说的去做,您就永远都不会产生负罪感,这倒是一个非常安全的策略。

卡拉:对。

西蒙:特别是因为您母亲根本不会指责您……

卡拉:可她还是指责我!

西蒙:什么时候?一直吗?

卡拉:(用食指威胁)一直,只要我没按照她要求的去做!

西蒙在所有的事情上?

卡拉:对,在所有的事情上!

西蒙:那她必须要明察秋毫。

卡拉:她确实明察秋毫!

评论:治疗师当然无法估计,母亲的控制活动究竟厉害到了何种程度。所以,继续就下面这个问题进行讨论也没有什么益处:如果患者愿意尝试的话,那么她是否拥有划清界限的机会?由此说来,更容易一些的做法是,就女儿离开家的这段时间来进行谈论。她曾因为上大学离开家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众所周知,空间的距离让每一位母亲都难以做到每天24小时实施她的关心照顾。

西蒙:在您不在家住的那段时间里,情况是怎么样的?

卡拉:嗯,她从我这里什么都得不到了。

西蒙:嗯,确实,她还指责您吗?

卡拉:不,她从我这里什么都得不到了!

西蒙:确实,我也这么认为!

卡拉:她也没办法指责我了。

西蒙:既然有人指责您,那您怎么就又回到家里了呢?

卡拉:因为我当时觉得,我不再能一个人生活了。

西蒙:为什么?我不明白!

卡拉:我需要持续不断地有人待在我周围。

评论:“我需要”、“我必须”、“我不能”这一类的表述永远都蕴涵着一个解释模式。按照这种解释模式,相关的人不是一个具有行动能力的主体。他通过这类表述给别人造成了一个印象,好像他没有自己做决定的余地。通过实施“把受害者变为行为者”策略,将新的选择机会呈现出来,这对治疗是很有益处的。

西蒙:这个人告诉您,您应该有什么愿望吗?

卡拉:不,不是这样的……我只要能感觉到有人在那儿……

西蒙:为什么呢?如果没有人在那儿,会怎么样呢?

卡拉:我会觉得孤独!

西蒙:那又怎么样呢?我的意思是,那会发生什么事呢?如果您感到孤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卡拉:什么都不会发生……

西蒙:这么说您能一个人生活!

卡拉:(怀疑地)呃?

西蒙但是您不想!

卡拉:对,有可能是这样。

西蒙:这就是区别.如果您说:“我不能!”这看起来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截去了,就好像是您说:“我不能走路!我不能跑开!”但是,如果您说:“我不想!”那么这就是一个决定了,是一个应该予以尊重的决定。我觉得,很多人都更喜欢和其他人待在一起。很显然,您也决定了走这条路。

卡拉:目前是这样的,不过我希望,以后能够变得不一样!

西蒙:(转向父亲)您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您女儿会那么心甘情愿地做您太太想要的事情?

父亲:您刚才对她讲到了担忧的事情……(抓着额头)啊,是这样,我想得太远了,我现在回想起……嗯,现在,为什么她……这已经过去了。您刚才问的是什么?

西蒙:是这样的,您对此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您女儿那么听您太太的话?

父亲:这是害怕,依赖的感觉,缺少独立性,她也不会拍桌子。我不知道了,嗯。

西蒙:为什么呢?为什么她不这么做?

父亲:因为在母亲面前,女儿在所有的方面都更弱一些。

西蒙:更弱是什么意思?会发生什么事情?

父亲:我根本就不认为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是这么想的,她……这差不多就是某种怕她的感觉。是的,她说,我就是这么长大的,我就是这么被教育的,我必须要听话。在她面前,永远都不能够说什么的,不是吗?

西蒙:这么说,您女儿是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

评论:虽然父亲没有这么说,但是在这个时候,把他所认为的女儿对母亲的害怕改释为具有责任感的标志,要比探寻母女关系会更有用一些。女儿害怕的原因可以归咎于母亲(她必须得改变),但是女儿的责任感却能够得到积极的评价,其中并没有暗含任何改变的求——既没有要求母亲,也没有要求女儿。

父亲:(咕哝着)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她也不总是这样,因为她……躲开(咕浓着)了……她是这样的!

西蒙:这是不是说,如果她让自己患上精神病,那她就不需要这么有责任感了?可以这么说吗?精神病给责任感放了一个假?

父亲:不久之前,她整天都躺在床上。有时候她也做一些让她做的事情,但是然后她就又逃回床上去了。

西蒙:(转向母亲)可以这么说吗?精神病给责任感放了一个假?

母亲:对,对!嗯,她一直都是很有责任感的!

西蒙:给负罪感放了个假吗?给有可能产生的负罪感?

母亲:对,对,负罪感,她不停地这么说!

西蒙:有了精神病,她就可以做一些平时不允许做的事情?

母亲:没错!没错!

西蒙:如果她做了所有的这些事情,如果她被别人——有可能也被她自己——看作是有精神病的话,那她会怎么想她自己呢?

母亲:我感觉到,她有精神病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处于固执期的四岁孩子。经常性的!我想说的是,在精神病刚出现的时候,我确实很喜欢她,也接受了这件事,因为她在开始的时候反抗得很厉害!她反抗我,(她的声音变得响了很多)她很放肆,很不听话。不过我喜欢这样,因为她终于摆脱我了。我根本不想把她拴在我身上。我希望她能离开!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行。

西蒙:(转向父亲,他正在椅子上左右蹭来蹭去)您想说些什么吗?

父亲:我想说,不完全是这样的!

西蒙:您怎么看呢?

父亲:直到今天都一直是:拴得很紧!

西蒙:您有不一样的看法是吗?

父亲:对,对。

西蒙:我们无法澄清,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我真正感兴趣的只是,您是怎么看待这一切的?您女儿的表现是什么样的?当别人说她有精神病的时候,她的表现是什么样的?

父亲:这有不同的阶段。一开始的时候出现的是抑郁……

母亲:嗯,她也很放肆,一开始的时候!

父亲:(咕哝着)失去了自我控制。嗯,我想说,那时候她几乎是很没规矩的。

母亲:好斗,尖刻!

父亲:她是在宜泄某种情绪,以前没有流露出来的、不能流露出来的情绪,诸如此类,直到后来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抑郁。

西蒙:(对卡拉)当您让自己患上精神病的时候,您有哪些行为?

卡拉:嗯,我对父母很放肆,我会反抗!

西蒙:外人也会发现吗?

卡拉:对!

西蒙:您是对父母放肆,还是对外人也放肆?

父亲:不,这她不会。

卡拉:不,对外人我还是能够克制的。对父母……我说:你们让我有压力,我现在终于要自由了!

西蒙:您表现得就像个青少年!

卡拉:是,是,有些晚了!

西蒙青少年期!

卡拉:对!

母亲:(用力点头)对!

西蒙:我们来假设一下,您表现出所有这些行为,这些放肆的、带有攻击性的行为,所有人都知道,您完全是健康的。您做了个血液侧试——我们假设,有这类的东西——您没有精神病了!这会带来什么结果呢?

卡拉:我母亲大概会很高兴,她会看到,我终于变得独立了。

西蒙:她会高兴多久?还是她会无休止地高兴下去?

卡拉:她会一直高兴,直到重新停止,直到我重新……

西蒙:直到您重新什么?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卡拉:我总有一天会重新安静下来的!

西蒙:就像以前那样?

卡拉:是的,我总有一天会重新变得和从前一样听话。

西蒙:没有了精神病也会吗?还是,会有什么改变吗?

卡拉:也许最终总会有什么改变的吧,我长大成人了。

西蒙:你们之间会有什么改变吗?

卡拉:我要从家里搬出去。

西蒙:哦,请等一等……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关键点!所以我要重新询问一下。好吧,我们假设,您表现出来的行为很放肆,界限分明、带有攻击性,就像人们通常所说的那样,对您的父母,父亲和母亲;不过所有人都知道,您是健康的,没病了。那么,下一步会如何发展呢?您的父母会表现出什么样的行为?您父亲的行为是什么样的?您母亲的行为是什么样的?他们会高兴吗?

卡拉:父亲不会高兴的,他会觉得很痛苦。

西蒙:他怎么表现出来?

卡拉:他会很伤心,情绪低落,嗯。

西蒙:那么然后会怎么样呢?您很放肆,但是健康……

卡拉:嗯,那么放肆的阶段总有一天会变成成熟的阶段。

西蒙:那是什么样子的?您会表现出什么样的行为?

卡拉:我会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想法。我会知道我想要什么因为我到目前为止从来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西蒙:这就是说,在放肆的阶段里,您没有机会去满足母亲或父亲的愿望了,而是您必须得想出自己的愿望来。

卡拉:对,对,我会自己找到的。这样我就进入了一个成熟的阶段。

西蒙:然后您会怎么做呢?

卡拉:我每天早晨会早早起床,做一些事情,找个工作,赚些钱。我会给我自己买辆汽车,会搬出去,会按照我自己的品味来穿衣服,会变得自信。

西蒙:我们假设,您现在重新又开始表现出那种青少年的放肆行为,谁会想:“这是精神病!”?谁会最先这么想?

卡拉:母亲!

西蒙:第二个呢?

卡拉:父亲!

西蒙:第三个呢?

卡拉:哥哥!

西蒙:第四个呢?

卡拉:(询问地笑)

西蒙:您会把自己怎么归类呢——您会怎么看您自己?

卡拉:嗯,我是最后一个这么认为的。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就不会发现,这是种精神病。

西蒙:嗯,我也根本就没有断言,这是种精神病。有可能这根本就不是!

卡拉:对。

西蒙:当您放肆的时候,从哪里能够区别出来,这到底是种精神病呢,还是正常的放肆?

卡拉:嗯,到目前为止,只要我这么放肆,那就一定是有精神病!

西蒙:是的!不过总是会有第一次。

卡拉:没有精神病的放肆?

西蒙:对!这有可能是个圈套,所以我才这么问。根据经验,根据我的经验,这也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经验,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个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人会变得放肆——对父母也是这样。有的时候多一些,有的时候少一些。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会把界限划分得比较清楚,会说:“不,你虽然想这样,但是我自己不想!”但是,如果某个时候有了精神病这个诊断,那就会形成一个圈套,没有人会发现,这是成长过程中的一个正常的步骤,而是立刻就把这当作是病态。在您那里也可能是这种情况,您自己以为这是病,您母亲也这么想,您父亲也这么想,您哥哥也这么想,我所知道的所有的人都这么想:这是病!如果大家认为这是病,那么他们就会采取不一样的方式来对待它。如果您母亲认为:这是病!那她会怎么做?如果她认为:很健康!那她又会怎么做?区别在哪里?

卡拉:如果她认为这是病,那她就会把我生拉硬拽到医生那里去,让我能够拿到药。如果她认为这是健康,那她就会很高兴,并且随便我怎么样。

西蒙:即使您对她放肆地大骂,她也会吗?

卡拉:是的,她会把这些都给忍下去。

西蒙:不过,父母经常都会感到很受伤,如果正在长大的孩子对他们肆无忌惮地胡闹、界限分明地对他们激烈地顶撞。

卡拉:不过,她知道,我很健康,总有一天会停止的。

西蒙:如果您很健康,那么就会让人感到非常受伤,意思是:“噢,她现在这么说,她真的就是这么想的。”与此相反,如果她把您看作病人,那么她就可以一直都这么认为:“啊,她根本就不会真的这么想,现在她这么放肆,这根本就不是她,而是病!”

卡拉:那么,她大概有时也会反抗一下,而且会和我对着喊,不过这一次她不会硬拖着我去看医生了,也不会不断地威胁我说:“你又要犯病了!”

西蒙:(对母亲)我们假设,她做了个血液测试,结果表明,您女儿没病了,也不会再得病了,她突然之间会对您表现得很放肆……您女儿会怎么想她自己?她会有负罪感吗?

母亲:是的,有可能会的。因为负罪感,所以她会掉进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我就是这么觉得的。

西蒙:这就是说,如果她把自己看成是个精神病人,那她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负罪感了?

母亲: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她曾说:“我有病!我有病!”我说:“你根本没病,你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西蒙:我想讲一下,我脑子里是怎么想的。是这样的,按照我现在的理解,如果她把自己看作精神病人,那么这就可以解除她的负罪感。对于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来说,知道这些会让他感到非常轻松:我原来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我自己不需要为这些事情承担责任,这原本是精神病造成的,所有的都是精神病的错。

母亲:(把头摆来摆去)嗯,有可能的,有可能的,看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西蒙:那么,根据您对您女儿的了解,您认为,这符合她的情况吗?

母亲:是的,有可能符合她的情况。

西蒙:(对父亲)您怎么认为?符合吗?

父亲:确实是这样,就是说,如果她觉得自己有病,她把这……表示成是某种形式的道歉。不过,有……我在此之前也考虑……如果她能够确定,根据一个所谓的虚拟测试,情况是健康的……她是健康的,她在这种健康的状态下继续表现得很具有攻击性,诸如此类,那么这也许是个可能性,可以对她所有的做法都听之任之,不去施加影响(看了一眼母亲),那她就可以获得一种新的生存方式,就像她刚才正面描述的那样,她能够自己做决定,而不用吃药……

(……)

* —— * —— * —— * —— *

卡拉的例子表明:把“患有精神病”的标签贴到青少年身上,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青少年期是个自我认知从“孩子”转变为“成人”的过渡阶段,因为在我们的西方社会里没有一个正式的过渡仪式,所以也就无法清楚地确定:对于一个正在成长的人来说,什么时候过渡到了哪种状态。所以,每个家庭大概都必须要经历一个较长的不确定和混乱的阶段。父母不知道:他们到底应该如何来更恰当地行使他们的责任。是去插手孩子们的生活呢,还是让自己置之度外?孩子们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应该希望这样,还是希望那样。一般来说,这个过渡阶段的时间总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把孩子诊断成精神病人,那么就会导致人们无法决定:是应该把孩子仍然当作孩子来对待呢,还是当作成人?诊断带来的后果,就是这种悬而未决状况的慢性化。

(本段结束)

·上一条:精神病院的作用/机构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
·下一条: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三)
相关文章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四) 2018-09-08 10:23:20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二) 2018-08-25 11:29:58
·精神病院的作用/机构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二) 2018-10-06 14:20:55
·精神病院的作用/机构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 2018-09-15 15:22:07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三) 2018-09-01 14:18:32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 2018-08-19 09:52:31
       
首 页
关于我们
心理百科
咨询与辅导
情感婚姻亲子 
生活体验减压
企业EAP
 
联系电话:0769-22468085  13238321386     电子邮箱:hxhong68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东纵大道东湖花园(沃尔玛)西大堂1座5-F        
已被浏览 443992 次  粤ICP备050359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