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 王景
 资深心理咨询师 王浩平
 心理咨询师 黎宪
 心理咨询专家 郝小红
 心理咨询师 孙剑寒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理百科 >> 咨询师专栏 >> 阅读文章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二)


来源:东莞郝医生爱心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8-08-25 查看次数:

7、过错的分解/具体化/“奇特的结”

(迪茨一家)

(本段第二部分)


父亲:我已经特别提到过了。

西蒙:(对女儿)他刚才就已经谈到过了。不过您尽管对此保持沉默好了。我对其中的细节根本不感兴趣。我更感兴趣的是,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如何来衡量自己的责任的?

父亲:我可以说几句吗?(对女儿)你刚才说到过错,这其实是和意识有关的。当我陷入到某种自卑情结中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它。你就把过错意识给唤醒了,然后它就会变得越来越强。我就是这样子。然后就会感到一些压力在这里(掐住脖子)……你又做错了,你又做错了。后来我就躺在床上睡不着,想上一小时。于是,某些东西……自信之类的……就被摧毁了……

西蒙:这说明,您根本不是个自负的人,也不是个自信的人。如果人们如此指责某个人的话,那就是在质疑他。那他就必须得让心里面长出老茧,不把这些放到心里去,我认为。

父亲:呃,这我做不到。

西蒙:您的孩子们怎么看待这件事呢?比如说,您女儿认为您儿子的毒瘾是谁的过错呢?卡拉是怎么想的?

评论:如果在这里直接问卡拉,她认为谁有错?那么这就等于是邀请卡拉去把过错分配到人,并且进行谴责。这意味着,这么做会激起一番关于谁真的有错的争吵,其中充斥着所有的不可避免的控诉和道歉。如果向父亲询问女儿的想法,那么就会避免掉这一类的争吵。在女儿这方面,她还会得知,父亲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如果父亲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的话……)。如果他说的话与女儿的自我描述不相吻合,那么这对女儿来说肯定也非常有意义,因为她得到了一个改正父亲对她的印象的机会。

父亲:我猜想……不,我认为,她多多少少把我们看成是协同的肇事者。

西蒙:她在哪些方面会认为你们是协同的肇事者呢?

父亲:嗯,在于我刚才已经说过的,即她的(朝母亲点头)过度的关心照顾,还在于我的过多的忍让,诸如此类。不过我认为,她不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们身上,还有其他的影响因素,比如说伙伴和朋友,他们也起到一定的作用。

西蒙:她会让她哥哥自己也来承担一部分责任吗?

父亲:我觉得她会这么做的。

西蒙:好吧,如果我们把所有的责任都放在一起,说这是百分之一百……您的女儿会怎么分配这些责任呢,对您儿子染上毒瘾的责任?

评论:百分比的问题,数量级的问题,或者涉及数量上的差别的一般性的问题,都会引入一个共同的、所有人都参与其中的关联体系。没有人知道,“过错”或者“责任”对谁意味着什么。但是每个人却都知道,百分之百意味着什么。如果现在把“100%的责任”分配给所有的家庭成员,那么至少会搞清楚,每一种责任的归属都包含着哪些关系方面的含义:谁会被更多地看作是受害者,谁会被更多地看作是行为者,等等。

父亲:这很难说。

西蒙:嗯,请粗略估计一下。

评论:这类问题经常都得不到回答,因为被问的人会以为,这关系到硬性的数据以及对此的精确说明。事实上,治疗师询问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够把差异描述出来,所以估计出来的结果同样是有用的。因此,建议治疗师要鼓励当事人,即使是不那么准确的、“软性”的内容,也不妨把它们给说出来。重要的是,他们的回答里要包含着有差异的内容,这才是有价值的信息。

父亲:嗯,如果粗略估计一下的话……我觉得(他用头做了一个指向母亲方向的姿势)35%,我大概40%……

西蒙:这已经是75%了……

父亲:剩下的就是那些特定的因素,我在这里没有一一列举它们。

西蒙:这就是说,您儿子对这件事情一点儿责任都没有。

父亲:对哪件事情的责任?

西蒙:对他吸毒的责任!

父亲:不,我认为他有!

西蒙:您女儿会让他承担多少责任?

父亲:啊,这件事,昨天晚上还谈起过,当时他说……差不多是这样:让我安静一下,我要和自己抗争,诸如此类的……我必须要看到,我现在不吸毒了,今后也远离毒品,诸如此类的,这样才能够克服困难,并且为我自己建设一个新生活。现在,呢,我能再问一下您提了什么问题吗?

评论:父亲经常会像这个样子丢掉谈话的主线。他自己表现得迷惘混乱,也因此让其他参与谈话的人同样感到迷惘混乱。

西蒙:(继续对着父亲)是这样的,卡拉怎么看?您儿子自己应该为吸毒承担多少责任?母亲要为此承担多少责任?卡拉多少?您多少?其他参与此事的人多少?

父亲:噢,天哪……差不多一分为三……(盯着母亲看)差不多三分之一。

西蒙:差不多三分之一,您儿子也是吗?

父亲:我儿子也是的。我不认为,他在所有的其他人面前能够为自己开脱责任。

西蒙:(转向女儿)您是怎么认为的?您会怎么分配对吸毒的责任?

卡拉:嗯,我父亲差不多负30%的责任,她(指向母亲)20%,他自己50%。

西蒙:您认为父母的责任在哪里呢?在他们的哪种行为上?

评论:治疗师在提问中一直不断地把注意力聚焦在行为与过错或原因的联系上。因此,他首先是对事实——真实的事实——感兴趣,而不会对某些神秘的或者含糊的日常心理学的解释感到满意。

卡拉:他们从前大喊大叫得太多了,特别是我父亲。他们原本应该制造出更多的和谐!

西蒙:您怎么看待大喊大叫和吸毒之间的关联呢?

卡拉:(挠头)嗯,因为这样一来,他就会陷入到内心的压力里面。在家里有那么多的恐怖和混乱,以至于他没办法得到安宁,为了保持平衡他就去吸毒了。

西蒙:您觉得,如果家里面混乱,那就必须得吸毒吗?

卡拉:不,但是这对他来说也是个办法。

西蒙:是,是,但是他也可以采取另外的办法,是不是?

卡拉:嗯……(思考)——我想,我也没吸毒。我觉得,他可以像我一样,逃到精神病里。

评论:借此我们来到了第二个重要的话题上,其实,这个话题一直都被隐约地谈论着。因为原来涉及的话题是父母对于儿子吸毒所要承担的过错,那么这个问题就不可避免地扩展到了对于女儿精神病的过错上面。女儿在此使用的表述“逃到精神病里……”,暗示了她自己对所发生的事情也拥有一部分的主动权。至于说,这部分主动权有多大,或者逃避是否只是作为一句空话来使用,这还有待于检验。

西蒙:他至少也有选择,也可以患上精神病,是吗?

卡拉:对(点头)。

西蒙:……可以把某种精神病据为己有……

卡拉:(点头)对!

西蒙:您把这看作是类似的事情?

卡拉:对,两者都是逃避的方法……!

西蒙:嗯,那么逃避什么呢?这是我还没搞清楚的。我想,在很多家庭里都会有大喊大叫,这不仅仅是在你们家,这是很普遍的。所以我不明白……

评论:治疗师再一次表示出他的疑惑。他从来都不会过快地表现出共情……

卡拉:嗯,我觉得,在我们家里大喊大叫得特别多。

西蒙:好吧,不过我想,就算是有很多大喊大叫,那么大家也会对此习惯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需要逃避。因此,我不明白,您是怎么看待其中的关联的?您是怎么解释的?我想,也许您有道理,这个道理是我所不知道的。很有可能我们永远都没办法搞清楚,您是否真的有道理。我感兴趣的只是,您是怎么看的?就是说,到底在逃避什么呢?必须要逃避掉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呢?——您的哥哥在逃避什么呢?——在您看来?

卡拉:逃避过多的压力,过大的音量!

西蒙:好吧,可是他还可以离开家啊,比如说。那他就根本不会有压力了。

卡拉:可是住在家里更划算。

评论:此处清楚地表明:所有的东西都有自己的代价。谁如果想贪图便宜住在家里,而不需要去支付租一间房的费用,那他就必须要付出另外的代价:他必须要忍受他的母亲作为母亲的所作所为……即她对孩子们表现出的操心以及相应的行为。但是尽管如此,孩子们还是经常希望他们能够保有作为孩子的好处,同时也不必放弃作为成年人的好处。这只是个幻想——在大多数情况下……

西蒙:哦,那么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遵循着这样的说法:房租太贵,房租加上毒品的钱更贵……也就是说,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

卡拉:是的(有些犹豫)。

西蒙:他其实也是可以离开家的,为了逃避您所说的那个压力。他其实也是可以搬出去的。

卡拉:但是他的工资对于搬出去来说太低了、太少了。

西蒙:是的,但是毒品也不是最便宜的东西!

卡拉:对,对。

西蒙:好吧,您觉得,您父亲的哪些行为方式把压力加到您哥哥身上了?是大喊大叫吗?

卡拉:是的!

西蒙:还有什么?

卡拉:共同的兴趣爱好太少了。他对他关心得太少了。

西蒙:嗯,但是90%的父亲都不关心他们的儿子。

(女儿笑)

西蒙:很有可能是99%!

卡拉:您只想知道父亲的过错吗?

西蒙:不,不,我也想知道母亲的。别担心。

卡拉:嗯,那么,她对他关心照顾得过度了。

西蒙:哦,您的意思是,母亲对他关心得太多了,而父亲对他关心得太少了,您认为这有关联。

卡拉:是的。

西蒙:嗯,对于家里的日常运转,人们总是会有很多的想法。但是,我仍然一直都没弄明白……这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构成他吸毒的原因。就是说,如果您父亲给他压力,您母亲对他关心照顾得过度,就像您所说的那样,这难道不是减轻压力的做法吗?或者……

卡拉:这会给他更多的压力!

西蒙:怎么会呢?

卡拉:因为他就没有自我发展的自由了!

西蒙:我不明白,这怎么就把自由给剥夺了呢?或者有可能把自由给剥夺了?

卡拉:当母亲问他:“你想要个面包吗?”他说“不!”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拿着个面包站在那儿,然后……(心烦意乱地耸了耸肩膀)

西蒙: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拥有吃面包还是不吃面包的自由。

卡拉:对,是的!但是如果他只说一遍“不”,这是不够的!

西蒙:不过,很多人都非常有礼貌。他们要说上三遍“不”,别人必须得请求他。在第四遍的时候他们才接受下来,在此之前都是扭扭捏捏的。

卡拉:但是在我们家里没必要扭扭捏捏!

西蒙:您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您母亲尽管在儿子说了一遍“不”之后还要说第二遍“你吃个面包吧!”?

卡拉:纯粹是出于母爱!

西蒙:她担心什么呢?

卡拉:担心他太瘦了。他最近一段时间变得特别瘦,当他开始吸毒以后。

西蒙:啊,这么说她完全有理由去看一看,他是不是吃得够多。

卡拉:对的。

评论:从涂面包这个奇怪的故事里可以清楚地肴到,父母经常被他们的孩子置于双重束缚的境地。如果儿子展现给母亲一个变瘦了的身体状况,那么他就是在用非语言的方式不断地说:“关心我一下吧,看我是不是吃得够多!”如果母亲真的这么做了,那他又有足够的理由对她说:“我是成年人了,我自己可以承担起吃饭的责任。”

父亲:我可以问个问题吗?……那个女人米切利希,您知道她吧?

玛格丽特·米切利希:德国著名心理分析家。——译注。

西蒙:我知道,是的。

父亲:我曾经……(咕哝得很厉害,还用手捂在嘴前)她有一次在收音机里谈到过这一类的女人……我不确定。谈到过这一类的女人……关心照顾得过分的这一类的……她进行了一个谈话。

母亲:真应该把这个人撵得远远的……

父亲:我正想说的是,这会导致……比如说这会导致,某人感觉自己被束缚住了,在某些情况下,他还会变得具有攻击性。

西蒙:对,对,但是为什么他不离开呢?这才是问题所在。如果

有人被照顾得过度了,那他还是可以从中得到些什么。他不需要自己给自己涂面包了,比如说。

(对母亲)您觉得对您的这个描述贴切吗?或者,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母亲:噢,天哪,非常贴切!对于两个孩子来说,我就是个无所事事的人。我自己想了很多,因为我也有这种感觉,我其实相当多的时候都很孤立无援。我丈夫虽然也很担心,担心孩子们,但是我觉得,如果他当初能够和孩子们谈一谈就好了,我真希望能这样。比如说,到底是什么时候染上毒瘾的?关于这一点,根本就什么都没谈过。我猜,他大概在寄宿学校的那段时间里第一次对致幻剂有了依赖。在治疗的时候,赫尔穆特也承认了这一点。我只是不知道,我怎么才能查得出,他是有毒瘾的?我丈夫说:“天哪,你疯了,赫尔穆特,你的母亲疯了!她在你的房间里到处找毒品。”我想让我的房子里没有毒品。我把我能找到的所有的东西都扔了,无所谓的……

西蒙:让我们还是谈谈过错的问题……

母亲:好!好!

西蒙:您对此是怎么看的?您会如何分配过错呢?

母亲:嗯,过错……我觉得,我是……我很有可能把孩子们的自主权给剥夺了,在非常简单的事情上。

西蒙:通过什么?

母亲:这完全是有可能的。通过我对他们的关心照顾。当他下班回来,很累了,我就会把面包给他拿过来,这些面包也总是都给吃光了,是的!

西蒙:为什么您因此就把他的自主权给剥夺了呢?如果他去饭店吃饭,那也会有人把饭菜给他拿过来。如果去“老妈妈”饭店吃饭,没有人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会认为,他的自主权被剥夺了。

母亲:(笑)不过……我总是要照顾家、要抚养孩子们的。

西蒙:是的。

母亲:尽最大的力量,尽我所能。包括给他们洗衣烧饭……

西蒙:是的,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您做的这些事情,并没有把自主权给剥夺掉。嗯,比如说,我有个秘书,她替我接电话,替我复印,替我写信。这并没有剥夺掉我的自主权。如果您的儿子在某种程度上把您看作是保姆,您给他涂面包,您给他收拾房间,这怎么就会把他的自主权给剥夺了呢?我根本不能理解。

母亲:是的,我也根本不能理解!但是他们就这样把过错推给我。我也想理解。其他的母亲们都是这么做的!其他的母亲们都关心孩子的功课做了还是没做。当我丈夫急着要带我儿子去滑冰,而他的功课还没做完的时候,那我就要反对了!我会说:儿子必须先把作业做完……

西蒙:在家里是怎么样的?他们三个人——您丈夫、您儿子和您女儿——是同样的看法吗?都认为您把孩子们的自主权给剥夺了吗?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母亲:是的,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西蒙:所有的三个人?或者,其中还是有些区别的?谁最会这么认为呢?谁把最多的过错推给您?

母亲:嗯,我觉得,大概所有的人都有一点点——我也不知道,这个比例是多少——他们直到今天还坚持这么认为,我给予我自己的太少了,我放弃的太多了。

西蒙:他们把对于您女儿精神病的过错也推给您吗?

评论:就海洛因成瘾的过错所谈论到的那些内容,有可能也适用于女儿的精神病。因此,在这里有必要非常具体地去检查一下,在家庭内部,原因机制是如何被建构的。只有这样,才能够证明有关过错的看法是荒谬的,才能够剥夺过错在家庭中的权力。至少这是会谈的目标。

(本段分四次连载)


·上一条: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三)
·下一条: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
相关文章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三) 2018-09-01 14:18:32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 2018-08-19 09:52:31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四) 2018-09-08 10:23:20
·过错的分解 具体化 “奇特的结”(之二) 2018-08-25 11:29:58
·精神病院的作用/机构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之二) 2018-10-06 14:20:55
·精神病院的作用/机构的帮助导致的慢性化 2018-09-15 15:22:07
       
首 页
关于我们
心理百科
咨询与辅导
情感婚姻亲子 
生活体验减压
企业EAP
 
联系电话:0769-22468085  13238321386     电子邮箱:hxhong68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东纵大道东湖花园(沃尔玛)西大堂1座5-F        
已被浏览 443992 次  粤ICP备05035990号